梧桐树墩胖凤凰

【刀剑乱舞】没有审神者的一个午后(大太兄弟)

审神者很久都没有出现在本丸了。
刀剑男士们已经全部都从刚开始的茫然无措中一头扎进了自己的兴趣里。
次郎太刀也不例外,他的兴趣一直都包括酒。
包括的意思当然就表示,后面还有但不限于。
本来疾风一样地出阵,也算一个。但鉴于回来和路上总是被不知所谓的战马嚼着头发。次郎太刀决定把这一项从自己的兴趣列表里面划掉。好吧只划掉一段时间,他看向太郎太刀一直以下一秒就要飞身上马的态度整齐备在屋里的战甲,撇了撇嘴,心里默默补充。
啊啊啊啊,明明不用出阵也不用当番,哥哥去哪里了啊!次郎有点胸闷地把已经见底的酒坛子倒过来再检查了一遍。日光从壶边照到他的脸上,有点像一个自制的今剑吃蛋黄。还是口感很柴没有油的那种,次郎愤愤不平地想着。
“次郎,你不能只喝酒。”太郎太刀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伴随着夹杂着夏日凉风拂动的铃声脆响,和门框顶部闷闷的撞击…
“我刚才在三日月那边吃过了油豆腐关东煮的!”次郎太刀觉得自己的机动有一百,所以他一边给自己辩白一边飞速换一个喜欢的姿势和位置呆着。
“好吧。”太郎叹了口气,很快就接受了自己刀鞘变成另一把刀的现实,跟以往一样调整了一下姿态保持平衡跪坐下来,随手给还一直往怀里钻次郎喂了一颗葡萄。
“里肿么一早起来就不见啦!”次郎嚼着葡萄口齿不清地问道,毛手毛脚地揉太郎太刀的额头。
“根本不早好嘛次郎太刀!啊哈哈哈哈!”笑声像炸雷一般轰隆隆在旁边响起,一个纤细素白的手腕同时一翻,向次郎太刀脸上投掷了一个毛团然后迅速拉着岩融哒哒跑掉。
这个时候终于发现自己的实际机动值不如短刀的大太刀略有点不开心,从脸上拿起那坨毛球。
“哦呀,五虎退估计又要哭着到处找了。”太郎太刀单手托起小老虎毛茸茸的肚子,食指拨弄了一下蝴蝶结。小老虎的眼睛眯成一条细线,打了个哈欠。
“没有关系,正好我今天约了他来吃仙人团子的,带着他的小团子们。”次郎太刀指了指案上用冰镇好的碗。
“他能吃酒酿吗,一期一振会跟你决斗的。”一个兄长觉得有义务帮助另一位兄长给不省心的弟弟把把关…
“哈哈哈哈,是荔枝的啦!那一碗是专门做给你吃的!超大份哟!”
太郎太刀的神情还是一贯的沉静,只是揉了揉弟弟披散着长发的脑袋,没有画上出战红眼线的眼角线条柔和,微微透着暖意。

评论(8)
热度(35)